丹尼爾.內格里諾Daniel Negreanu專訪第1部:超級豪客賽,跟上撲克小子的腳步,為PSPC賽事做好準備

根據Hendon Mob網路資料庫,丹尼爾.內格里諾Daniel Negreanu首次贏得獎金的紀錄為1997年,當時他的確還是個撲克小子(Kid Poker)。自此,他已累積超過3,500萬美元錦標賽獎金,參加過百萬美元底池的現金桌,甚至還有一部他的傳記電影。可以說他在撲克世界裡已是身經百戰,至少直到PokerStars撲克之星玩家無限注德州撲克冠軍賽(PSPC)為止…


丹尼爾.內格里諾在布拉格1間座無虛席的會場中宣布PSPC賽事

內格里諾被指定在PokerStars Championship撲克之星冠軍賽布拉格站宣布PSPC賽事 – 並且身為賽事規劃的主要顧問 – PSPC賽事成功與否將大大影響內格里諾的專業名聲。儘管現在為時尚早(PSPC賽事將於2019年1月舉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十分看好這項賽事的成功。內格里諾曾在一篇PokerStars撲克之星英文部落格文章中表示:「我確實認為這將成為1項聲名卓著的頂尖賽事...PokerStars撲克之星不斷在討論有什麼方式能成為撲克圈的話題焦點,而這正是他們認為可以進行的方式。」

迎接PSPC賽事的時刻到了

我們將提供PokerStars撲克之星玩家超過300份Platinum Pass白金通關,每份價值為30,000美元。招待獎可讓您參加參賽金25,000美元的PSPC賽事,並負擔您的旅費、住宿,還招待您在巴哈馬品嘗好多海螺(查一下,真的很好吃)。但假設您真的獲得Platinum Pass白金通關,並在這場不容錯過的撲克賽事中訂下了參賽席位。

您仍然沒有機會成為冠軍,不是嗎?要不然至少打進錢圈如何?幸好內格里諾先生對您的成功機會抱持更加正面的態度。在此獨家採訪的第1部中,您將了解如何為PSPC賽事做準備,以及您在這場25,000美元錦標賽中可能會面臨的情況。 

IntelliPoker撲克學堂(PS):在參與大型撲克錦標賽前,您是否有什麼習慣?

丹尼爾.內格里諾Daniel Negreanu (DN):總之,我的生活規律一向很嚴謹。我總會提到的關鍵就是睡眠。我是個睡眠高手,每晚都要睡上8小時。在準備方面則是要有1頓優質早餐,健康的綠色蔬菜以及1杯精力湯 - 差不多都是這些東西,並確保沒有其他的干擾,儘量專注在今天要做的事情上。

PS:在錦標賽前大量玩撲克,還是好好養精蓄銳在比賽當天能夠精神飽滿,哪個選擇比較好?

DN:我兩種方式都嘗試過,而且都十分有效。如果一切順利,而且你也不斷獲勝,這時大玩撲克就很好。不過,如果事情進展不順,而且運氣不太好的話,有時候休息一下會讓你的心態煥然一新,同時保有一種健康的恐懼感。這種健康的恐懼感,能讓我在比賽中能保持敏銳。

PS:在PSPC賽事中,可能會有從未參與過25,000美元錦標賽的數百名玩家。對於這樣的參賽者,您有什麼建議能讓他們在賽事初期階段不會緊張過度?

DN:通常在這些錦標賽中,你的起手籌碼與盲注相比會多出很多,因此不必一開始就急著累積籌碼。如果你覺得不太自在,老實說我會建議你玩得稍微保守點,不要有太瘋狂的舉動,設法弄清楚誰是牌桌上的鯊魚,誰的水準和我差不多,以及他們對我有什麼看法?比賽的前1、2個小時你要開始建立牌桌形象,之後你就可以開始利用它。


贏得其中1份Platinum Pass白金通關,就可解鎖30,000美元招待獎前往巴哈馬

許多人常犯的一個大錯誤就是老是想著:「我要贏得錦標賽!」。但是初學者贏不了錦標賽,只輸而已。

PS:如果取得PSPC賽事參賽資格的玩家不以贏得比賽為目標,只想享受玩牌樂趣,這是不是錯誤的想法?

DN:我發現當我開心玩牌時,撲克打得最好。無論是因為牌局競爭激烈,或是因為在牌桌上輕鬆說笑的感覺真的很好。如果你給自己增加額外的壓力,甚至沒有享受整個環境,那麼你打出最好表現的機率就會降低。

你一定要盡可能地自在一點,但對有些人來說剛開始很難做到這一點。但幾個小時後,你可能才會意識到這不過就是撲克,之前也是打了相同的比賽才來到這裡!雖然你可能會遇上稍微難纏的對手,但它仍然只是撲克。

PS:如果你不享受比賽,是否等於在比賽之初就輸了一半?

DN:我覺得享受來自於放下期望。如果你對打進錢圈或贏得冠軍的期望太高,那就會徒增壓力。但如果你參賽時沒有獲勝的期望,只是為了增加經驗,用讓你最自在的方式打牌,即使輸了也不會太過傷心。因為你很有可能就是會輸!但如果你進去時是帶著這種心態,那麼其實你也沒有什麼好怕的。

PS:先暫且不談PSPC賽事,請問2018年超級豪客賽的情況如何?

DN:這場賽事高手雲集。我正在打的這場錦標賽(在百樂宮酒店舉行的100,000美元錦標賽,丹尼爾最後以第2名贏得936,000美元)絕對是我打過的撲克錦標賽中最艱難的1場。這場比賽開始時有20位玩家,沒有1個人有工作,沒有1個人是娛樂型玩家,個個都是高手。

所以真的超級難打。通常在這種比賽的參賽玩家中,可能會看到20位職業玩家,也許3位娛樂型玩家。但即使是娛樂型玩家,在某些情況下也很難對付,因為他們都是口袋夠深的聰明人,知道自己在這裡並不被看好能贏得比賽,而是為了獲得經驗。我們在這裡很少看見中階玩家花錢參加這種比賽,除非你是菲爾.赫姆斯Phil Hellmuth,現在大家幾乎都知道,會參加無限注德州撲克比賽的人,都是撲克史上最出色的玩家。


赫姆斯經常對新生代撲克玩家表達輕蔑態度

PS:超級豪客賽聚集這麼多高手,玩家之間的優勢是否仍有相當大的差異,或者因為你們都勢均力敵,所以這樣的差異反而成為影響勝負的重要因素?

DN:當一群實力非常好的玩家相互競爭時,這種差異確實會成為較主要的影響因素。當然還是有些玩家的實力比其他人更好,但優勢肯定比你在5,000美元PCA主賽事中看到的要少。[在那場特殊的賽事中],所有這些玩家都有巨大的優勢及龐大的投資報酬率。

從ROI(投資報酬率)的角度來看,如果我在WSOP主賽事中下注了10,000美元,我認為這筆錢立刻就值40,000~50,000美元,也就是400%的投資報酬率。現在是在其中1場超級豪客賽中,如果有人擁有15%的投資報酬率,那就真的很厲害。

PS:在這些賽事中下注時,每個人一定都認為自己具備優勢,但不可能人人都這麼想,是否有些玩家會在一場毫無贏面的比賽中誤判情勢?

DN:如果20個人參加1場沒有抽成的錦標賽,那麼從本質上來說,有些人認為自己具有優勢就是錯誤的想法。通常豪客賽在首次參賽時並不抽成,而是在第2次參賽才抽成,因此許多玩家都是參與未抽成的牌局。這表示他們只要比損益兩平的局面稍微好一點,也能夠在這些賽事中贏錢,這種情況通常會發生在有些參賽者為業餘玩家的時候,但是當你將業餘玩家排除在外,至少會有25 ~ 30%的玩家正在輸錢。

我經常和人們開玩笑說,就算你可以成為世界第5強的玩家,但是如果你跟前4強的玩家玩牌,那你就是個傻子!

PS:就我的觀察,現今翻牌前的下注似乎較以往更消極,真的是這樣嗎?

DN:大約在2010及2011年時,大家都很瘋狂,什麼6次下注,急著丟出籌碼,有點虛張聲勢也有點想表現男子氣慨的心態。我當時到現在一直都很清楚,這種做法其實很愚蠢,這不是優秀撲克玩家應該做的事!現在大家逐漸意識到這種做法其實並非必要,我們現在還是會看到3次下注,但4次下注已很少見,更常看到的是捍衛盲注、平注、跟注與看翻牌等, 這是較好的打法。在5次及6次下注的時代,有幾位玩家就是這樣玩的,現在他們要不是改行賣薯條,就是學習順應時代改變。


內格里諾在2009年時以A-Q底牌6次下注,就是相當「標準的」例子

PS:撲克圈其他玩家的實力趕上您時,您會感到難過嗎?

DN:不,其實這樣反而讓我感到開心。2003 ~ 2005年間,我的牌技傲視群倫,我所用的技巧超越當時太多。坦白說,這讓遊戲變得太簡單了。我贏了一切,而且贏得並不難。

也因而降低了我增進牌技的興趣,但在過去2年內,這些超級豪客賽玩家的牌技遠遠超越了我當時的水準,不過現在的我也比2004年時更厲害!事實上,2004年的我遠遠勝過當時所有跟我同場較勁的玩家,但如今在這群實力雄厚的玩家中,我並不是頂尖玩家之一。

PS:是不是因為精英玩家的平均程度提高許多?

DN:赫姆斯經常講到這些新手玩家是白痴,牌技很差,我認為這樣很失禮。這些新手玩家非常努力,每天要花12 ~ 14小時學習這門遊戲。各行各業都一樣 – 你不可能在脫離學習15~20年以後,還以為自己有本事一上場就擊敗他們。他們不僅程度一流,正值青春,而且非常努力地鑽研撲克。如果你不夠努力,就別妄想還能繼續跟他們一較高下。

即將呈現的第2部內容:內格里諾將談論哪些年輕高手在牌桌上讓他吃盡苦頭,黑色星期五的影響,以及贏得Platinum Pass白金通關的玩家是否真有機會在PSPC賽事中獲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