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成完美的撲克獎金分配協議

在任何現場或線上錦標賽打進決戰桌都是件開心的事,但此時如果有人提議進行獎金分配協議,而您在這方面又沒太多經驗,這很可能馬上變成令人困惑又沮喪的事。 錯失對您最有利的獎金分配協議,可能讓您損失慘重,在許多情況下,反而不如繼續比完賽事來得明智。

為了確保您日後不犯這些錯誤,IntelliPoker撲克學堂特別邀請PokerStars撲克之星線上明星隊成員列克斯.威豪斯Lex Veldhuis、劉藍迪Randy Lew以及傑米.史泰波Jaime Staples現身說法。 這四位玩家都是撲克錦標賽的常勝軍,在進行重大獎金分配協議方面也是經驗非常豐富的老手。 以下他們針對應否進行獎金分配協議以及如何確保最佳結果提出了寶貴建議。

你對獎金分配協議選擇權有何看法? 你認為這能為比賽加分還是恰恰相反

傑米.史泰波Jaime Staples(JS): 我認為獎金分配協議是撲克錦標賽中很有趣的一環! 就如同人生一樣,結果可能有贏有輸,我們的任務就是確保自己拿到應得的部分(或許還會更多!)。 我喜歡可以自己來做這件事。

劉藍迪Randy Lew(RL): 要是我必須選擇要進行或不進行獎金分配協議,我會傾向不進行獎金分配協議。 我覺得很多時候我們辛苦奮戰才打到錦標賽的尾聲,而獎金分配協議常使贏得高額獎金的刺激感消失殆盡,照理說,那時的壓力應該到達最高點才是。

有些撲克室與賭場不接受獎金分配協議,認為這會破壞錦標賽的精彩程度,你對此有何意見?

列克斯.威豪斯Lex Veldhuis(LV): 我覺得很荒謬,因為他們(賭場)經常故意抬高冠軍獎金,這在經濟方面來說實在不利。 再說,讓大眾知道獎金分配協議也非壞事, 這對賽事光環不會有任何減損, 只是顯示大家很在意,因為這對他們的獎金進帳影響很大。

要是有機會進行獎金分配協議,你自己傾向作何選擇? 你是偏好繼續打牌到底還是讓獎金入袋為安?

傑米.史泰波Jaime Staples(JS): 若是在我利用Twitch直播的錦標賽,我會傾向拒絕協議並把比賽打完, 這會為賽況增添許多刺激感。 但如果獎金是我的唯一考量,我肯定會接受許多協議, 因為這樣可以減少撲克賽事中獎金起伏過大的情況。

劉藍迪Randy Lew(RL): 我通常會選擇打到底,而非藉由協議讓獎金入袋為安,因為我發現自己在壓力之下的表現優於對手。 很多對手一遇到獎金級距很大的情況,腦袋就會遲鈍,這時要擊敗他們就容易多了。

你何時做過重大的獎金分配協議? 你是如何達成協議的? 你當時採取哪些行動?理由為何?

劉藍迪Randy Lew(RL):  我做過金額最高也是我現在唯一想得起來的協議,是在2013年的1,050美元SCOOP線上撲克春季冠軍賽主賽事。 那次決戰桌的獎金高到不可思議,當牌桌剩下6人時,就有玩家想要進行獎金分配協議。 協議開出的價碼是230,000美元左右,儘管我當時手上籌碼所剩不多,但我最後其實拒絕了協議,因為我感覺到我的所有對手都很想進行獎金分配協議,所以牌打得比較直接一點。 我心想,要是我能讓籌碼來一次實實在在的翻倍,我就有機會爭取前面的名次,贏得更多獎金。 最後,人數減至4人,我們再次暫停比賽進行協議。 這次我接受協議獲得了368,000美元,因為我覺得這筆數目實在是很大,我已經心滿意足,再者,我的籌碼數量也因為盲注不斷提高而變得越來越少。 走到這一步,我不希望讓太多獎金陷於變數之中。

你有沒有談出過優於原始提議條件的協議? 你是怎麼辦到的?

列克斯.威豪斯Lex Veldhuis(LV): 我就只是在牌桌上放話,我不在乎,反正不管怎樣我都會贏。 當時我是在場最資深的玩家,不論是面對比賽還是輸贏很大的牌局,他們的經驗都比不上我。

傑米.史泰波Jaime Staples(JS): 每次我嘗試進行協議,都是以此為目標。 我覺得有些人以為協議就是追求「公平」。 我看待協議向來都是將協議視為撲克錦標賽的另外一個環節, 就如同在後面位置以同花J-T之類的強牌加注一樣。 嚴格說來,在小盲注位置拿到K-4或許有更好的牌組,但如果我們沒打算要贏,只是在比牌組強弱,那有何意思?! 我一向都是設法爭取更多。

對於協商獎金分配協議,您有何建議?

列克斯.威豪斯Lex Veldhuis(LV): 不要表現得太過急切, 大多數時候你必須要有繼續打牌的心理準備。 要是有人開的價碼比ICM公式算出來的結果高出10,000美元,但你還是很想達成這個協議,千萬不要自掏腰包埋單,只要負責其中一部分。 所以你應該說:「我只出3,000美元,沒辦法再多了。」 別留下任何可以討論的空間, 要讓別人知道你不會任人擺佈。

傑米.史泰波Jaime Staples(JS): 資訊是關鍵,但談判的起點也很重要, 因此有兩個方法可以運用,端視你的對手而定。 第一個方法是把你的期望值設得高些, 替你接下來的談判建立門檻。 要是你說:「我要比這個數目再多200,000美元」,對方就不可能試著逼你接受低於這個數字的金額, 也為你所期望的理想協議定下起點。
 
第二個方法是讓其他玩家談完條件之後你再加入討論。這種做法可讓你在獲知最多資訊的情況下,決定自己的立場。 也許你可以從對手面對當下情況的反應,獲得一些蛛絲馬跡。 他們是在害怕,或是想放手一搏,還是已經失去耐性?

在進行獎金分配協議時,應該避免哪些事情?

劉藍迪Randy Lew(RL):  我會避免田為對手提出的原始協議而放棄大筆金額,因為你放棄太多,終究只是成就較高的保證獎金而已。 如果你想玩到底,就必須要冒點風險。

傑米.史泰波Jaime Staples(JS): 公事公辦! 這不是人身攻擊,只是協商談判而已。 能保持頭腦清醒的人,才能作出最明智的決定。

何時應該接受獎金分配協議,何時又該堅持繼續打下去?

列克斯.威豪斯Lex Veldhuis(LV): 要是不同名次之間的獎金級距相差太多,你要競逐的獎金高到足以改變一生,那就尋求協議,讓獎金入袋為安吧, 因為以後可能再也遇不到這種機會了, 達成獎金分配協議能讓你稍微安心一些。

劉藍迪Randy Lew(RL): 進行獎金分配協議時,思考一下對手在想些什麼, 思考致使他們走到協議地步的局勢,如此可以輕易看出他們是否意圖越級拿到更多獎金。